您好,欢迎来到诚成集团官方网站

首页 > 专家声音

北大曹和平 | 中国成资本净输出国并非“资本外逃”

专家:中国成资本净输出国并非“资本外逃”

编者按:中新网记者秦辰近日就”中国成为资本净输出国是否意味着资本外逃”这一问题采访了以下几位专家。曹和平(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北大数字中国研究院副院长,诚成资本首席经济学家),张燕生(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樊纲(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院长)

商务部数据显示,截止7月底,中国对外投资额已超过利用外资额,成为资本净输出国。与此同时,中国7月份跨境资本外流规模扩大。有分析人士将两者联系起来,开始担忧资本“外逃”。但多位专家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采访时表示,成为资本净输出国不等于资本“外逃”,中国已开始重新配置全球资源。


今年1-7月份,中国非金融类直接对外投资额累计6732.4亿元人民币(折合1027.5亿美元),直逼2014年全年对外投资额1028.9亿美元,远超同期实际使用外资金额4915.1亿元人民币(折合771.3亿美元)。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表示,中国已成为资本净输出国。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双向投资在2014年首次接近平衡。沈丹阳也曾作出过相似表示,但当时有个前置条件:加上第三地融资再投资。

在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看来,这一变化与大家的期待相吻合,中国将用资本输出带动商品输出。与之相应,欧洲和美国可能分别会在2017年和2019年成为资本净输入国。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诚成资本首秀经济学家曹和平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在过去3年,中国对外投资规模不断加大的趋势已经显现。中国从产品贸易开始,不断沿着国民经济产业链的低端向高端爬升。




“这是发展阶段所决定的。”张燕生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说,中国已经成长到了可以通过投资方式带动全球布局的阶段,而通过资本输出,容易击破一些贸易壁垒。比如,美国主导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和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所产生的贸易转移效应。




张燕生指出,随着“走出去”战略与“一带一路”愿景的推动,中国开始重新配置自己的全球资本。“在这种情况下,以往购买大量他国国债的回报率显得太差了。所以现在开始加快直接投资,也是一种资本结构的重新配置。”


然而,中国的资本输出引发了部分人士对资本“外逃”的担忧。

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的数据显示,7月份中国跨境资本外流规模扩大,中国银行结售汇逆差317亿美元,而今年二季度的月均规模为163亿美元。

对此,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院长樊纲曾表示:不必大惊小怪,应以一种平和的心态去看待,它有一定的周期性变化因素。

张燕生则更加明确的指出:“我个人觉得这是两码事。”他认为,短期资本流动主要还是在证券投资,而直接投资一般都是长期投资。因此,无论是新建投资还是跨国并购,都是以实体经济实物为标的的投资,这部分的资本外流很少。

曹和平教授也表示,资本外流是货币二级市场上的现象。“资本账下的资金外流,如果很大一部分是FDI(外商直接投资),且FDI的比率逐年提高,这就不叫资本外逃。相反,如果资本外流的规模增大,FDI的比率不变或者减小,这是资本外逃的典型现象。”

曹和平教授认为,中国成为资本净输出国将带来三方面变化:一是中国对外贸易从产品贸易上升到了要素和服务贸易;二是国民经济体系出现变化,产业链可能出现跨区、跨境延伸的现象;三是人均收入有望快速增加。

不过,张燕生则提醒说,在“去全球化”还是“留全球化”讨论的当下,国际环境的风险仍然较大。尤其是美欧再工业化采取的保护主义做法,以邻为壑。

“在外部风险上升的情况下,对冲风险最好的办法就是协方差为负,也就是不要把鸡蛋放到同一个篮子里。因此,资产的多样性组合是非常重要的。”张燕生说。


微信

在线客服